热门搜索: 羊肉  养羊  种羊  羊价  绵羊  肉羊  羊病  合作  养羊场  黑山羊 

崇明白山羊又得了国家级奖项,没想到背后的养羊人原来不会养羊

   日期:2020-11-19     浏览:19    
石伟东又得奖了。

在最近的第21届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上,他参评的“古宗牌”羊腿肉获得了金奖。

这已不知是石伟东拿到的第几个金奖。在上海养羊领域,石伟东小有名气,因为崇明的第一个自主羊肉品牌、第一个养殖业绿色认证、上海的第一张羊屠宰自资质证书,都属于他主理的合作社。可当记者与他交流后,印象最深的不是羊肉,而是他对农业生产的思考。

“做农产品,一定要打品牌”

70后石伟东是土生土长的崇明人,曾经是个成功的贸易商人。2012年,传统贸易遭遇挑战,石伟东决定弃商从农,回归田园。

他爱吃羊肉,却发现崇明白山羊养殖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因为市场上不少崇明白山羊并非本地生产,即便是崇明当地产的白山羊也因为喂了配方饲料,加上饲养时间短,没有了以前的味道。

这触动了石伟东。他通过土地流转,在向华镇新圩村承包了几十亩土地,成立了古宗白山羊专业合作社,开始养羊。

最初,家里也有反对声,但石伟给家人分析,“上海全市年消费肉羊300万只,地产肉羊只有5%,其中崇明白山羊更少。市民对高品质的羊肉需求不减,崇明白山羊又盛名在外,上海还有各种扶持农民的政策,养羊是天时地利人和,前途不比做贸易差。”有理有据的分析,说得家人点了头。

从贸易商转行做新农民,石伟东有很多与传统农民不一样的地方。

他给合作社起名“古宗”,并模仿古钱设计了一个圆形的品牌标志,“给合作社讨个好彩头,因为在商言商,只有赚钱,才能持续。但‘古宗’两个字的意思是延续古法养殖,要做正宗的崇明白山羊。”

石伟东觉得,传统农业不太注重打造品牌,所以他从贸易商转型做农民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做有品牌的农产品。合作社成立伊始,他把“古宗”两个字和自己设计的标志注册了商标。至此,崇明有了第一个自主羊肉品牌。

“做农业也要有做贸易的头脑”

石伟东聘请了养羊能手和技术专家做指导,但也有自己的坚持。2012年,工业化养羊的方式已经很普遍,石伟东想要的却是蓝天、白云、青草,加上活蹦乱跳的崇明白山羊,“工业化养殖可复制性较强,大家都能做。我入行并不早,要做就做别人做不了的产品,做农业也要有做贸易的头脑,那就是瞄准市场空白,提供市场需要的产品。在上海,消费者对生态养殖的羊肉有需求。”

在石伟东身边,一只只体格健壮、毛色富有光泽的崇明白山羊将合作社周边的草坡及田边空地,都变成撒欢的园地。配方饲料被全部摒弃,取而代之的主粮是青草、杂草,“营养品”来自经济作物副产品,包括花生藤、花菜叶、红薯藤、黄豆秸等。合作社白山羊的出栏时间,也从10个月变成了18个月。

2018年,合作社获得绿色食品认证,实现崇明养殖业绿色认证“零”的突破。石伟东特别高兴,“有了认证,说明我们生态养殖的方式得到了认可,‘品质羊肉‘也有了说服力。”

养羊的方式变了,卖羊的方式也要变。传统崇明白山羊的销售方式很简单,要么卖整羊,要么卖羊腿。可在市区餐厅里,消费者选的是羊排、羊肉片、羊肉串、羊蝎子等根据不同烹饪方式精加工后的产品。传统养殖户没有屠宰资质和屠宰能力,不能提供这些产品。

“别人没有的,就是我的机会。”石伟东很快将合作社的业务模式从养羊销售拓展为“养殖—屠宰-分割-销售”的全产业链,请农技专家一起升级合作社的硬件设施和软件能力。2016年,合作社拿到上海第一张羊屠宰资质证书,意味着合作社不用再粗放型卖羊,而是可以对肉羊进行精细化分割:前腿、后腿、羊蝎子、羊排、羊蹄膀……部位不同价格也有差异,经过加工后的崇明白山羊,附加值显著提高。

分割后的羊肉产品附加值更高

离开贸易行业很多年了,可石伟东时不时思考贸易与农业之间的关系,“做了那么多年贸易,我特别清楚,简单的零售模式无法为产品增加附加值,而且受制于人。农业生产只有形成产业链,集种养、加工、销售于一体,才有议价权和竞争力。”

“农业管理也像企业管理”

今年,古宗合作社的崇明白山羊的产量约1300头,加上与周边合作社和农户合作,预计总共可为上海市场提供5000头正宗的崇明白山羊,在地产崇明白山羊中已属规模不小,但与市场需求相比,差距还很大。可石伟东并不盲目追求扩张,“市场需要的是高品质的崇明白山羊。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市场对高品质的产品需求更大,要求也更高。这是我们的机会,也是我们的挑战,如果不能保证品质、只追求数量,就谈不上’优质优价‘。”

如果看一下石伟东的合作伙伴,能发现每一家都很“响当当”:绿地、City Super、盒马、爱森……这些都是合作社用品质换来的。

让合作社引以为傲的合作伙伴

“农业管理也像企业管理,要讲究方式方法。”如今,古宗白山羊合作社已被崇明区农委认定为新型职业农民实训基地,成为养羊行家的石伟东也获得了“新型职业农民标兵”的称号,他并不吝啬与大家分享自己的心得,而且十分坦诚。

比如说管理,他觉得企业化运作农业很重要,“ 我们合作社的员工实行每天8小时工作制,工资比行业平均高10%,还有年终奖分配,完全按照企业经营模式,能有效避免人员流动,培养人才队伍。同时,我们合作社的生产加工基地设在崇明,销售部门设在市区,分工明确,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。”

最初弃商务农时,石伟东面对的质疑声音不少,“当时可谓‘做得好是传奇,做不好是笑话’。不过经过这些年的探索,我觉得只要有过硬的品质和科学的管理方式,在上海支持农业、鼓励农业的大背景下,不怕做不好农业。”
 
 
更多>同类信息

最近更新
图文信息
推荐阅读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违规举报